第二期会员通讯我们分享了 Martin Parr 的马格南的课程的 The Last Workshop 里的详细内容,里面提到了 Martin Parr 有它自己非常明显的「英式幽默」在作品里面。Martin Parr 的作品,一开始看会让人觉得莫名奇妙,甚至有一种我也能拍的感觉。这种「我也能拍」,不是有些风光摄影和肖像的那种「我也能拍」,这种「我也能拍」完全给人的是一种「你明明在乱拍,这算大师的话,那我也能拍」的感觉。
在上期的会员通讯中,我们聊到。
虽然今天我们看到了他的风格觉得有趣,但这样的幽默在早期并没有给 Martin Parr 很多帮助,在初期加入马格南的时候,很多马格南的摄影师都「强烈反对」,并且认为这是一种对马格南的背叛。
马丁帕尔的身上并未体现出马格南的精神,他并无任何马格南人应有的与社会同呼吸的人道主义精神。我们接受马丁帕尔不仅仅是简单的增加了一位新的成员,而是接纳了一个不共戴天的敌人。我们的投票是对我们如何看待自己、给自己定位的一次决定,他的加入并没有给我们增加了多样性,反而违背了马格南的精神,而正是这种精神给了马格南今天应有的地位。
今天,我们通过 Martin Parr 的 Death By Selfie 去了解一下他的小幽默,以及为什么这是一套有趣的作品。
01 - 你用什么相机?
说到 Martin Parr,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相机。好吧,哈哈,在这里允许我笑一下。

在马格南里,「你用什么相机」似乎是一个「禁忌」,因为一旦提出这样的问题,说明这个人似乎连门都没有入。Martin Parr 最近使用的相机多为佳能的数码相机,基本上用 24-70 红圈「套头」,「变焦镜头哦」!不仅如此 Martin Parr 的拍摄方法似乎是很多老法师非常不屑的方法,Martin Parr 街拍基本上会拍很多的照片,「瞎拍」「连拍」「拍拍拍」,回去在 1000 张垃圾中找到几张不错的照片,今天的工作就收工了。
之所以我会提「你用什么相机」这个问题,并不是在真正的想聊「Martin Parr 用什么相机」,而是说这样的观察方法和思路你只会发现他用着最「初学者」「老法师」的设备,拍着「连水平线都没对齐照片」的照片(上图2)。
我们提过,Martin Parr 在一开始连马格南都差点没进去,因为这是一种「背叛」,但今天,Martin Parr 成为了马格南的主席。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Martin Parr 在多个场合都说过这样一件事,拍照就是一件在垃圾堆里捡出好的作品过程,并且他认为就是要多拍垃圾,才有更多好的作品。
In order to capture these fleeting moments you have the right shutter speed, the right balance…and this has become so much easier since the digital era, it’s one of the huge benefits of digital.
Most of the dancing pictures I take are rubbish. I go to a dance and will think: 'This is a great dance but the pictures are rubbish. they often don’t work, but there you go.'
所以,如果我们从老法师的角度来看的话,Martin Parr 绝无可能成为「马格南」摄影师,甚至很多照片「水平线」都不平,这么来看,似乎连基本的摄影师资格都没有了(笑)。

02 - 你的主题是什么?
相信你在看了这一套作品之后,你真的会觉得「我也能拍」,说不定还会拍得比他好。实话实说,我并不否认这个看法,不过我会补充,耸耸肩再加上「呃,某些方面吧」。
看了上面的这几张照片,你一定会思考,为什么后面那么杂乱,为什么前景的自拍的人不在中央或者黄金分割点,为什么这套作品会收录在马格南的作品里,我相信你会有很多为什么。甚至不相信这是马格南主席拍摄的作品。
但今天之所以我会喜欢这套作品,是因为在看完之后,我的内心被种上了一点幽默(当然这个题目本身也有幽默性),但无论如何,我们先看看官方是怎么介绍这套作品的。
Here is an unproven statistic: India is the world leader for selfie taking. The only potential competitor would be China , with a similarly large population, but if you refer to the ‘Death by Selfie‘ statistics, India is so far ahead, there is no real competition. It is probably wise to assume that if more people are killed by a phenomenon, then more of this activity must be taking place.
在自拍这一方面,印度要比中国有更多的自拍的习惯,这一套「Death By Selfie」作品的意思就是「因为自拍而死亡」,我们都知道印度人超级爱自拍,热爱到了几乎因为这个造成了多人死亡。而正是因为有这一现象,这套作品所表达的背后的意义就成立了。
In 2015, 27 people died taking selfies. In both 2016 and 2017, 68 were killed by selfies. Many of the deaths occur when other people step in to try and rescue the selfie taker washed away by freak waves. People also die by going too near a raging fire, or the often occurring stepping backwards off a cliff edge. However to India's great credit this figure dropped substantially in 2018, down to a mere 2 deaths.
在 2015 年,有 27 人因为自拍而死亡,由于热爱自拍,比如在火边的自拍,在大海旁边自拍等等,造成了多人的伤亡事故。甚至让很多经典竖起了牌子以表示这里禁止自拍。随着各方的努力,自拍造成的伤亡在 2018 年降低到了只有 2 人。
所以「Death By Selfie」是一套真正和世界事件相关的作品,并非是异想天开。但这套作品并非完全是拍摄印度,而是拍摄全球的自拍文化。Death By Selfie 的 「Death」,我觉得更多是一种文字的强化。
03 - 华丽还是点题
在了解了「Death By Selfie」作品的背景之后,我们再技术性的看这套项目本身。项目因为什么才成立?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以下几点:
1. 一个真正的命题:即拍摄的主题是什么
2. 一些照片:围绕着主题呈现的照片(重要:参考第二期 The Last Workshop - Fly)
3. 作品的编排:前后观看顺序和节奏
在 Martin Parr 的观念里,一张照片的好坏和很多人的观点是不同的。从我个人的理解来说,Martin Parr 的照片从来都不太过于关注结构和构图以及色彩和层次的丰富。我这么说似乎有点不负责任,我想说的并不是说 Martin Parr 不关注,他的《Beach》作品其实很多地方还是有很好的结构的,结构和色彩的「融洽度」对每个优秀的摄影师而言,都是是一直存在的。
我只是想强调的是,Martin Parr 并非 Alex Webb 和 Harry Gruyaert 一样有强烈的结构和色彩的摄影师,在 Martin Parr 的作品中,你甚至会发现很多诡异的(非结构的)东西,比如上面的仙人掌,那瓶矿泉水就让很多老法师很难受,更不要说还有「自拍」的背后的没有虚化掉的人群,老法师应该会有一种隔靴搔痒的痛苦感吧。
但如果你看整个项目(从前往后),你会发现每一张其实都是很有意思的照片,幽默、有趣、色彩健康,有一种特别积极向上的那种看着这幅有趣的画面忍俊不禁的感觉。很多照片,你不会觉得它是传统意义(老法师)里的好照片,但是这些照片却非常「点题的」响应了项目的主题。
所以,在挑选照片的时候,一定要警惕单张但是却毫无关联的照片。
04 - 完美的结束
在最后的分析里,我想给大家分享一张在这个项目里特别幽默的照片,「可能是用 iPhone 拍的」(这里是强调),那么我们来看看。:)
这张照片死黑估计有吧,但死白是非常明显的,你会说这是一张好的照片吗?拿 iPhone 拍的照片,我相信很多人不会认为这是一张好的照片,但是这张照片却是在整个项目中「我的最爱」。同时,这一张照片也是项目的最后一张照片,如果你很好的阅读并且仔细思考,就会发现 Martin Parr 的幽默感在这一张照片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注:如果这张照片在项目最前面,或者阅读的时候随便一扫乱序读,或者对 Martin Parr 的作品看得很少,或者过于老法师,很有可能不理解这张「垃圾」的有趣之处)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标题「Death By Selfie」,说的是自拍文化的。我们看到了很多国家很多场景的自拍,在项目的最后一张照片,我们看到了「打破次元的」摄影师的自拍,这个自拍又是在印度和印度人一起拍的。看到这张,我的内心是真的笑了。Martin Parr 这老顽童真的让人感受到,并且是切身实地的感受到这种自拍的文化里的有趣的东西。
这里之所以我说有趣,是因为我觉得 Martin Parr 即没有痛苦的批判「自拍怎么怎么死人啦,应该抵制」也没有立场鲜明的「我支持自拍啦,是人类的自由啦」,他只是把各种现象抛给了你,让你看到「其他人」的自拍照的时候,忍俊不禁,觉得好玩。但当你看到连摄影师都出来自拍的时候(甚至有可能是被别人拉着自拍),不知道你会不会笑得突然拍大腿,反正我是会的。
所以从这里你是可以完全看到 Martin Parr 的幽默的,可以完全可以体会到在整个项目观看过程中的那种愉悦的体验。这种「体验」有时候是很难表达的,在看有些摄影集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平静的,甚至可以说是平淡的。但是看 Martin Parr 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投入的在看他的「表达」,而不是他画面的绚丽。
我并不是说画面的绚丽不好,但是在项目的角度里,我更会认为,不宣兵夺主的照片和更扣题的照片要比单张绚丽的炫技的照片要更重要。而对于我们读者而言,完整的(按既定顺序的)阅读也是非常重要的。
从前到后的顺序阅读是重要的。
05 - 我拍不出来的原因
所以,「我也能拍」吗?
回过头来思考,我相信很多人也拍了这种「别人在自拍」的照片吧,那么这些照片和 Martin Parr 的作品差距在哪里呢?我自己也拍了一些这样的照片,在写这篇会员通讯的时候,我也去看了一下,我总结一下:
1. 不成体系:拍摄的时候没有项目观,想到哪里就拍哪里,拍完就忘了扔了
2. 没有内核支持:我是以猎奇的方式看别人自拍,并没有想要探讨(甚至没思考过)背后的文化现象
3. 无趣的照片:带着猎奇的心态,自然是一种自高而下的状态,这种自我的姿态差异影响了照片的表达,只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恶心感,不亲近,且无趣
4. 无编排:既然没有项目,就自然没有编排
所以如果我们看 Martin Parr 的作品,我们去分析他的结构他的色彩都是很空虚的,因为这不是他。当然,我也分析过很多结构和色彩都很扎实的摄影师,这些摄影师的照片很抓人很迷人。难道今天我就是在自我否定地说要拍有趣的作品而不是单张华丽的照片吗?
我一直想强调的是「警惕单张好的照片」,而不是不拍摄单张好的照片。经常有朋友给我看他拍的很像 Alex Webb 的照片,我会觉得很好,但是然后呢?没有了。我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阶段,经过努力也可以得到同样甚至更好的照片。但是然后呢?然后只有无尽的空虚和空洞,因为这不是你,也不是你的表达,这只是一种模仿。
在每次解析中,我并不是在说我们一定要像 Martin Parr 这样以「捡垃圾」的方式去拍照,也不是说一定要按照 Harry Gruyaert 的方式去拍摄色彩。我经历过这种空虚,所以,我才会思考,「我要拍什么」和「我要表达什么」。
在今天,我也没有一个相应的答案,所以也只能持续坚持的拍摄,但如果你要让我提点什么意见给你的话,我只能说,多去拍摄项目,警惕好的照片,更深入的接触社会本身。然后,希望有一天(喔,我的老天)能够找到自己的风格。
当然,受到他的影响,我开始塑封我的照片了。:)
06 - 所以
你用什么相机?
附:
如果你对本期的会员通讯有什么意见或者对下一期的会员通讯有什么想法,欢迎写邮件给 x@inmadworld.com 让我们知道你的诉求。
Back to Top